<pre id="51d1z"></pre>

    <address id="51d1z"><strike id="51d1z"><span id="51d1z"></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51d1z"></track>

        <noframes id="51d1z">
        <pre id="51d1z"></pre>
        <pre id="51d1z"><strike id="51d1z"></strike></pre>
        <track id="51d1z"></track>

          當前位置:

          【大美祁東故事多】 | 陳薦:距我老家百米之遙的明朝“鄰居”

          來源:祁東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劉源西 編輯:王琦 2022-11-25 16:06:38
          —分享—

          1.jpg▲立有陳薦石雕像的衡陽廉政文化雕塑園

          圖片

          大美衡陽的七縣市五區,可謂鄉域風情萬種,名地名產各異。單說地名,竟也是有趣有味,讓人津津樂道。

          比如衡南縣的“市”特多,冠市、硫市、茶市、相市、茅市、柞市等等;又比如衡東縣的“灣”特多,如石灣、南灣、集賢灣、堰灣、船灣、灘灣等等;再比如祁東縣的“橋”特多,洪橋、金橋、步云橋、蔣家橋、馬杜橋、新橋等等。如此這般,真可以算得上是“一地一品”“一品多名”之特色了。

          但在祁東金橋鎮,還有一座“橋”,喚名“咸菜橋”;橋頭有一個村,叫做“咸菜塘”?;蛟S這橋這村并不廣為人知,但早年從這里走出一個人,卻是大名鼎鼎——明代官至戶部尚書的陳薦。如此說來,真可謂“橋是籍籍無名,人卻赫赫有名”。

          當然,陳薦官大,但卻不是我要寫這篇小文章的重點,重點是他并非以官“大”出的名,而是以官“清”聞的名。也就是說,陳薦是個中國歷史上的大清官,被人們譽為“衡陽古代十大廉吏”之一。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陳薦不僅是個大官、大清官,而且還曾是我老家的“鄰居”——距離我老家僅有百米之遙。所以從這個角度而言,陳薦也算是我真真正正且引以為榮引以為耀的老鄉了。

          在我看來,咸菜塘這個不引人注目的小地方,不僅屬于陳薦的歷史,也是我割舍不斷的兒時歲月。

          2.jpg▲陳薦被后人尊為“衡陽古代十大廉吏”

          圖片

          陳薦這個老鄉,距離我們如今這個時代也確實久遠了一些,掐指算來足有四百多年了。

          在我剛記事時起,我的父親甚至我的父親的父親,都會常常對我講起陳薦大人的故事,說讀書啊就要像陳薦大人那樣,長大做一個被人們贊頌的人。

          我的祖輩父輩文化水平不高,也或許他們也只是從前人的口口相傳中聽學來的,所以他們講出來的故事也總是零零星星、斷斷續續的一些傳說而已,沒能給我一個關于陳薦大人全面且清晰的形象描述。

          但盡管如此,他們卻常常能說出一大堆古人古語,比如“學而優則仕”“世間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等等,總之就是教育我要向陳薦大人學習,向陳薦大人致敬!同時,他們還不止一次的告訴過我,陳薦大人小時候就生活成長在咸菜橋“廟嘴子”那兒,距我們家最多也就一百米的樣子。

          祖輩父輩這樣的教育次數多了、時間久了,也就自然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種下了向陳薦大人學習的種子?;蛟S那時我真是少不更事,每次面對這般教育,我都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了,卻不承想這一點頭,竟纏綿了我整個人生。

          盡管當時由于教育資源的貧乏,我并沒有正兒八經讀過關于陳薦大人先進事跡的書籍,也沒有見過他高大俊朗的模樣圖片,但我想像中的陳薦大人清正廉明的形象,卻深深地烙印進了我的腦海中。

          不僅如此,在我童年時代,我還曾多次邀約小伙伴到咸菜橋頭的“廟嘴子”去看過,看陳薦這么大的一個官年輕時住過的地方是否還存有什么印記,或是撿拾什么物件做個紀念,但遺憾的是,我們每次都是失望而歸。

          那個所謂的“廟嘴子”,其實就是我老家背靠的一座南北走向的小山嶺的北面山腳處,狀如一條鱷魚的嘴巴,或又是曾在這里建過一座小廟,故就取名“廟嘴子”吧?我少時去探尋的那會兒,尚有幾間破舊的土磚房子孤零零地立在“鱷魚”那尖尖長長的嘴面上,至于是不是曾有座小廟在那兒,我那時到底不諳世事,也便不懂得去問過究竟。但沒過幾年,那幾間破房子也在風雨侵蝕中坍倒了,此后便成了一片廢墟。

          后來,以及后來的后來,我走出了幼時生活的那片天地,關于陳薦大人曾經是我老家鄰居的事,也便漸漸地淡出了我的記憶。但“陳薦”這個名字,卻是再怎么天長地久、天遠地遠也怕是想忘也忘記不了的了......

          3.jpg▲立于衡陽廉政文化雕塑園的陳薦石雕像

          圖片

          再次開啟我關于陳薦大人的思維記憶,是在四十余年后的2017年。

          那年5月,也就在衡陽廉政文化雕塑園開園后不久的一個周末,我專程去參觀了這個雕塑園,并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感覺這個園子廉政味很正、文化味很足、衡陽味很濃、教育味很鮮,于我而言算是大受教益。

          而且,也是在這個園子,我收獲了一份意外驚喜——在這里,我生平第一次見到了陳薦大人的雕塑,也是第一次全面讀到關于他廉潔從政的權威性文字描述。

          在雕塑園的一角,一面書寫著“衡陽古代十大廉吏”字樣的展區,是整個廉政文化雕塑園的重要組成部分,這里依次排列著衡陽古代十大杰出的清官廉吏,而排在第五尊的石頭雕塑就是陳薦大人,旁邊的石碑簡介中,清清楚楚記載著“陳薦,祁東縣人,(1545年—1632年)明代河漕總督。......”等字眼。說實話,讀著那些文字,凝望著陳薦的雕塑,我的內心很是澎湃。

          那一刻,我確實有點小激動。多年來,在我心目中猶如神一般存在的英雄的形象,此刻就矗立在我的眼前,該是怎樣的一種幸運,又是怎樣的一種幸福??!

          也是在那一刻,我竟又有點小恍惚。這就是我幼年時,祖父及父親常常念叨過的那位大清官,植根于我心靈中的那個大英雄,距我老家百米之遙的那個鄰居嗎?看著眼前的雕塑,似乎感覺又有點陌生,然而拜讀著介紹性文字,一切卻又是那么的真實與真切,甚至我突然倍感親切!

          此時此刻,我猛然感知 —— 或許有些愛與崇拜,嘴巴閉死了,眼睛卻把它說了出來。

          4.jpg▲歷經四百年后,我與我的“鄰居”陳薦同框

          圖片

          記憶之窗一旦開啟,歷史的天空也便隨之明朗開來。走進歷史的縱深,關于陳薦大人的一切也便鮮活起來,我的那個曾經的鄰居,或許原本就未曾走遠。

          據《湖湘文化名人衡陽辭典》記載,陳薦(1545年~1632年),男,字君庸,號楚石,明代湖廣祁陽縣咸菜塘(今屬祁東縣)人。陳薦幼時隨當郡吏的父親在公廨讀書,學業日漸有成。1567年鄉試中舉,1571年登進士第,歷任松江法官、監察御史、陜西及四川按察使、云南巡撫,旋遷吏、刑、戶部尚書,兼理河道漕運等職,為官50余年,以潔己奉公出名,以關心家鄉百姓疾苦聞名;又因心底無私,光明磊落,壽至八十又七,實屬高壽。

          在有限的資料文獻中,記錄陳薦的文字并不多,但其廉明公正的小故事,以及清正廉潔的品格與高風亮節的人格,卻令人心生敬意,猶如我拜謁其雕像時一般,讓人仰而視之。

          ——為人剛正不阿。明朝宦官權力很大,朝廷大臣爭相巴結,但陳薦卻不買賬,后來陳薦因工作失誤被宦官借機為難,后得首輔張居正大力幫助才得以幸免。后來有一次,陳薦被委任欽差大臣巡視各地,張居正私下囑咐他調查襄陽鄭繼子(因其得罪過張居正),并欲加害之。但陳薦巡視后卻發現鄭繼子是個賢能之官,便不顧張居正曾有恩于自己,而是極力推薦鄭繼子并獲重用。

          ——為官公正廉明。陳薦任松江法官時,轄內有兩個致仕還鄉的宰相因爭勢打官司,他誰也不偏袒,而是秉公而斷,名聲大振。而后任陜西按察使時,陜西因連年干旱顆粒無收,百姓身處水深火熱。陳薦親臨一線組織救災,并大膽上書朝庭請求捐獻救濟,得到應允而救活眾多百姓。別人將河漕總督當成肥缺大發橫財,而陳薦總攝河漕總督時,卻潔己奉公從不謀求私利,深得百姓愛戴。

          ——為民冒死進諫。1577年,陳薦擔任御史期間,聽聞家鄉祁陽原本沒有繳納漕糧的義務,卻因“借糧事件”而攤上漕糧的任務后義憤填膺,便冒著被彈劾免官的風險,奮筆疾書《漕糧改折疏》呈奏皇上免去漕糧,并以“上有熊羆嶺,下有溘浪灘。熊羆嶺離天三尺三,人過要低頭,馬過要卸鞍。溘浪灘水急礁又多,魚過要壓扁,谷過要成殼”的民諺,最終打動朝廷,同意變漕糧為折銀繳納,漕運之苦始得解除,史稱“疏請改折漕糧”。

          陳薦為戶部尚書時,家鄉祁陽(現祁東)排山一地新設公文驛站,朝廷發文要求衡陽、祁陽兩縣各出送一定數量的公文人員和馬匹,但衡陽縣投機取巧,致使所有人員與馬匹均有祁陽承擔,祁陽不堪重負只得上訴,但各衙門都以“無可稽考”為由踢皮球,“祁人因此偏受重累”。陳薦得知這一情況之后,當即上疏奏請,說明原因,請求兩縣平均負擔人員及驛馬,最后獲準,“祁陽百姓才免去額外負擔”。這一事件史稱“均平排山驛馬”。

          ......

          悠悠歲月,訴說當年好故事。我的明代“鄰居”陳薦雖說早已作古,但他的廉潔故事卻依舊傳聞至今,依舊在深度影響著我們;他的故事雖然不轟烈,但卻連通民心直抵人心,以至于讓我每每想起,即又時時欣喜。

          或許歷史將永遠銘記,四百多年前,那個從祁東咸菜橋走出來的青年才俊陳薦,自出道為官就自帶光芒,一身膽氣,滿身正氣,對人生所有的遭遇從此便無畏無懼!

          做人如此,足矣!做官如此,足矣??!做事如此,亦足矣?。?!

          來源:祁東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劉源西

          編輯:王琦

          閱讀下一篇

          返回祁東新聞網首頁
          少妇婬荡片
            <pre id="51d1z"></pre>

            <address id="51d1z"><strike id="51d1z"><span id="51d1z"></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51d1z"></track>

                <noframes id="51d1z">
                <pre id="51d1z"></pre>
                <pre id="51d1z"><strike id="51d1z"></strike></pre>
                <track id="51d1z"></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