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1d1z"></pre>

    <address id="51d1z"><strike id="51d1z"><span id="51d1z"></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51d1z"></track>

        <noframes id="51d1z">
        <pre id="51d1z"></pre>
        <pre id="51d1z"><strike id="51d1z"></strike></pre>
        <track id="51d1z"></track>

          當前位置:

          熊羆嶺詩話

          來源:?????????????????????????????????????????????祁東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徐文成 編輯:胡春雷 2022-10-18 20:26:15
          —分享—

          微信圖片_20221018202430.jpg

          熊羆嶺,位于祁東縣南部邊緣靈官鎮境內,當地方言亦稱“熊飛嶺”,明代以來即為軍事要隘。明末,湖廣總督何騰蛟在境內設立熊羆、黃土(今祁東縣永昌街道境內)二關,與清軍進行過長期的拉鋸戰。清咸豐九年(1859)正月,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統率10萬大軍,由江西崇義入湘。三月,進攻祁陽城不克。月底移營熊羆嶺,與清軍劉岳昭等部在熊羆嶺、靈官殿激戰半月。民國七年(1918)五月的南北戰爭中,南軍(護法軍)譚浩明部和北軍(北洋軍)吳佩孚部亦在此亦進行過激烈戰斗。

          明洪武《永州府志》載:“熊羆嶺,在縣北三十里永興鄉。其山高峻,下臨深谷,驛路所經,實為險要,有巡檢司、急遞鋪在焉?!薄斗捷浖o要》卷八十一祁陽縣載:“熊羆嶺,縣北三十里。

          巖壑深邃,相傳熊羆所居,一名黃羆嶺?!鼻蹇滴酢队乐莞尽份d:“熊羆山,縣北三十里。半壁崚嶒,守道嚴起恒為關其上,屏障一邑,往來者少憩焉。有郵舍暨大士閣、關侯祠?!鼻骞饩w版《湖南省通志》載:“熊羆山,在縣北三十里,一名熊羆嶺,又名黃羆嶺,崖壁崚嶒,明末建關其上。巖壑深邃,舊傳有羆居之?!泵駠妗逗鲜≈尽份d:“熊羆嶺,俗稱熊飛大嶺。在城北三十里,為縣境與寶慶間之沖要地。護法之役,南北軍曾大戰于此?!?/p>

          其山勢作南北走向,東北連石榴仙山,南接棗樹嶺,長約6千米,山脊為祁東、祁陽兩縣分界線,海拔僅388米??h內高峰有騰云嶺、登云嶺、尖毛嶺等,海拔均在千米以上。旁邊的石榴仙山,海拔亦有630米,相較而言,熊羆嶺算不上高山峻嶺。但歷代文人旅客對熊罷嶺的記述不乏其人,不能不令人稱奇。

          微信圖片_20221018202351.jpg

          較早的有南宋理學家、史學家胡寅,紹興十九年(1149)被貶廣東新州(今廣東新興縣),次年過熊罷嶺時作《謫居新昌過黃羆嶺》。

          昔年曾作守,旌騎擁山頭。

          省己無遺愛,投荒歷舊游。

          妻兒相翼衛,風雨漫淹留。

          力學如何驗,仁人乃不憂。

          繼有南宋詩人范成大,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就任靜江府(今廣西桂林)知府,十二月七日從家鄉蘇州出發,途經江蘇、浙江、江西、湖南、廣西等省,于乾道九年三月十日到達桂林。其《驂鸞錄》記述:“十六日、十七日,行衡永間,路中皆小丘阜,道徑粗惡,非堅墢即亂石砌處。又泥淖,雖好晴旬余,猶未干,跬歩防躓,吏卒呻吟相聞。大抵湘中率不治道。又,逆旅漿家皆不設圊溷,行客苦之。自吳至桂三千里,除水行外,余舟車所通,皆夷坦,無大山,惟此有黃羆嶺,極高峻,回復半日方度,與括之馮公,歙之五嶺相若。宿大營?!狈冻纱笫迦赵诤怅枴吧嶂蹚年憽?,之后“行衡永間”,至熊羆嶺,因其“極高峻”,聽聞需“半日方度”,遂“宿大營”。此大營乃是南宋紹興二年(1132)岳飛討曹成班師回朝時扎營之地,歷為驛站,距熊羆嶺大約二十華里。翌日,范成大過熊羆嶺,作《黃羆嶺》詩:

          薄宦每違己,茲行遂登危。

          峻阪蕩胸立,恍若對鏡窺。

          傳呼半空響,濛濛上煙霏。

          木末見前驅,可望不可追。

          躋攀百千盤,有頃身及之。

          白云叵攬擷,但覺沾人衣。

          高木傲燒痕,蔥蘢茁新荑。

          春禽斷不到,惟有蜀魄啼。

          謂非人所寰,居然見鋤犁。

          山農如木客,上下翾以飛。

          寧知有康莊,生死安崄巇。

          室屋了無處,恐尚橧巢棲。

          安得拔汝出,王路方清夷。

          清光緒版《湖南通志》收錄了這首山川旅行詩。詩人繪形繪色地描述了黃羆嶺的險峻、高拔、盤曲、可怖。詩人多從側面著筆,使黃羆嶺奇險的景象給讀者以回味的聯想?!熬媸幮亓?,恍若對鏡窺”,從視覺方面言陡峭壁立,是很真切的錯覺描繪?!皞骱舭肟枕?,漾漾上煙霏”又是以音響效果的描摹,來形容山之高峻。山谷回聲是人們熟知的生活經驗,連山谷都在半空中了,那么山巔之高自不待言?!澳灸┮娗膀尅敝痢坝蓄U身及之”四句,再從人的活動中突出山勢的陡峭直立和山路的百轉千盤。把山路雖不長,卻有如螺旋盤曲的外狀描摹了出來?!鞍自曝蠑垟X,但覺沾人衣”一句,通過云霧之重來烘托黃羆嶺之高。

          河北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姜劍云《名家選集卷:范成大集》評析:這首詩對黃羆嶺作了生動細膩的描寫。寫山的陡峭,詩人用了“蕩胸立”“百千盤”,僅僅數字,山路彎曲、陡峭壁立的黃羆嶺就被勾畫出來了。寫山的神秘,用了“煙霏”“蜀魄啼”幾個字,“煙霏”,描寫黃羆嶺的云遮霧罩,增強了神奇感;“蜀魄啼”使黃羆嶺顯得幽深恐怖,總起來看,很有幾分奪人魂魄的氣勢。如此險要之地,竟有人居住,于是對山民的居住環境進行了描寫:無室無屋,聚薪柴而居。時至今日,竟有如此之民,于是發出感慨,其中寄予了作者對人民苦難生活的深切同情。最后作者表明心志,這是卒章顯志的寫法,很明顯作者受到了杜甫、白居易的影響。

          與范成大同一時期的南宋詩人項安世,有兩首詩提及黃羆嶺,一為七言絕句,一為五言律詩。紹熙二年(1191年)十月。左丞相周必大遭臺諫何澹彈劾,以觀文殿大學士之職判潭州(長沙)。他以私人名義招來潭州教授項安世及其弟子丁朝佐和同鄉好友楊萬里之子零陵縣主簿楊長孺,一起校訂重刻《朝野遺記》。這項工作耗時三個多月,至第二年春天完成。完成后楊長孺便邀請項世安去永州走一走,項安世欣然同意。此二首詩應是他赴永州途中或返程時所作。

          步上黃羆嶺

          牛頭鶴弄漫虛傳,未抵黃羆路刺天。

          曳杖徐行吾自樂,世間何地不平田。

          寒塘洑望黃羆嶺

          憶上黃羆嶺,年時白汗傾。

          如今青笠底,臥看黑云生。

          山骨穿江過,巖頭夾岸獰。

          似嗔舟楫駛,故作石灘鳴。

          南宋嘉定十五年(1222),著名豪放派詞人、江湖詩派詩人劉克莊赴桂林任職,沿途寫下五言律言《衡永道中》《黃羆嶺》《祁陽縣》等詩。其筆下的“黃羆嶺”不如范成大那樣詳盡細膩,卻也是將黃羆嶺寫得山高路陡,驚險叢生。

          黃茅迷遠近,不見一人行。

          信步未知險,回頭方可驚。

          路由高頂過,云在半腰生。

          落日無棲止,飄飄自問程。

          南宋名臣李曾伯作有《入祁陽縣界即事》一詩,推敲為其出任廣西經略安撫使時所作。描述了進入祁陽縣境所見所聞,間接點出了攀越熊羆嶺需要勇氣的現實,表達了其忠君報國的感想與情懷。

          入祁陽縣界即事

          境入祁陽驛堠迢,道旁煙火頓蕭蕭。

          茅岡叢筱路磊砢,蓬舍扃柴人寂寥。

          市粒頗艱緣歲儉,野芳交發自春饒。

          扶藜勇過黃羆嶺,知竭精忠答圣朝。

          元順帝三年(1335)七月十一日,傅若金隨吏部尚書帖住、禮部郎中智煕善離開大都出使安南(今越南)。八月十三日因安南制書一事重返大都奏請。沿途作《書南寧驛》《桂林》《柳先生祠》《熊羆嶺》《登南岳》《武昌》等詩。其詩對熊羆嶺的描述比較接近現實。特別是尾聯:“據鞍臨絕頂,注目盡遙天?!迸c杜甫《望岳》中的“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彼朴挟惽ぶ?,讀來不覺突兀,不顯夸張,令人倍感舒適。清光緒版《湖南通志》亦有記載:

          熊羆嶺

          百折疲登嶺,群峰互接連。

          風煙含古木,云日射寒泉。

          路出飛猱上,江流去鳥前。

          據鞍臨絕頂,注目盡遙天。

          明朝時,官府解運漕糧,陸路要經過熊羆嶺,水運要經過湘江溘浪灘,后因瀏陽發生自然災害,瀏陽漕糧由祁陽填補,當地百姓苦不堪言,怨聲載道。時任戶部尚書的祁陽(今祁東金橋)人陳薦體察家鄉人民疾苦,奏請皇帝免去漕糧。其故事在當地廣為流傳:陳薦上疏,皇上派使臣考察,山神土地獲知,欲阻使臣前往。于是,山神布下彌天大霧,方丈之外難以辨物,并引使臣于岐途;土地則扮一村夫,須發皆白,柱杖迎使臣于半山險要處,并告使臣:“上有熊羆嶺,下有溘浪灘,要問熊羆高幾許,離天不到三尺三。要問溘浪有多險,水流急處常翻船”。使臣懼,回京以土地言奏皇上,帝準陳薦疏。這個傳說有夸張之嫌,卻也不是空穴來風,當地也有民謠:“熊羆離天三尺三,人過要低頭,馬過要卸鞍?!睆臍v來為之作詩吟唱的詩人、官員來看,似有共識,絕非杜撰、謠傳。

          衡永古道,十里一鋪,首為排山鋪,次第為白鶴鋪、東富鋪、洪橋鋪、黃土鋪、大營鋪、搭橋鋪、熊羆嶺鋪、栗木鋪、楓林鋪。黃土鋪附近有烏符嶺,傳說唐代呂純陽(呂洞賓)曾訪之,并撰有《烏符山》詩。元代逸土蔣暉建觀居之,名日“烏符觀”,亦叫“紫霞觀”。清邑令萬在衡也有《烏符山》詩紀之。明代張弼過此作《讀烏符觀碑刻無上宮訪蔣暉》四首,其三《雄羆嶺》應為其過熊羆嶺后所作。

          雄羆嶺,蒼翠亙天涵倒景。

          盤旋一道躡巉巖,才見升天復下井。

          雄羆嶺,世路低昂宜自省。

          明代官員、文學家顧璘性喜游覽山水名勝,縱疾病纏身,年老體弱,亦行之不倦,其寫景游覽之詩,均自興而發,與山水自然相諧。正德八年(1513年),顧璘被貶為全州知州。赴任過衡永古道,時逢隆冬,寫下七言絕句《熊羆嶺望雪》。

          熊羆嶺頭望雪花,千林萬壑玉交加。

          若為掃盡浮云色,夜擁狐裘看月華。

          明代潘希曾和陳良珍均在湖南任過職,分別留有七言和五言律詩各一首:

          過熊羆嶺

          衡陽又過熊羆嶺,冀北誰傳鴻雁書。

          廊廟關心趨走地,年華回首別離初。

          梅橫野市春寒淺,竹映沙村夕照虛。

          十里浯溪天漸暝,磨崖碑畔暫躊躇。

          過熊飛嶺

          曲徑千回轉,盤云疊嶺重。

          馬疲愁峻版,日夕下高舂。

          斷塹流衰草,崩崖遏古松。

          十年曾到此,石上有行蹤。

          順治六年(1649年),著名詩人施閏章授刑部主事,奉使桂林,途經衡永驛道,曾作《排山道中》和《熊羆嶺》,首部《祁東縣志》收錄二詩。清光緒版《湖南通志》亦作收錄:

          熊羆嶺

           策馬層巖不可攀,蒼煙合沓萬重山。

          林陰晝入熊羆窟,石險宵懸虎豹關。

          古廟戍樓深寂寞,寒松苦竹響潺湲。

          人間回首虛無里,惟有浮云向北還。

          “熊羆朝暾”為古祁陽八景之一。天朗氣清之晨,置身熊羆之巔,看旭日噴薄而出,其情其景,十分瑰麗。清祁陽進士伍澤梁曾撰八景詞,其中《望江南 熊嶺朝暾》生動地描繪了熊羆嶺美景:

          熊嶺上,據勝控蚪龍。

          日上抉桑先早到,朝霞艷射滿林紅,爽氣挹晴空。

          閑騁望,界破境西東。

          水繞青山山繞水,萬家俱在畫圖中,誰與繪豳風。

          清宗稷辰的父親霈正曾任湖南零陵知縣,廉無馀貲。宗稷辰對熊羆嶺的描述更是極盡雄險之勢:峰高壑深,可一夫當關。

          過熊羆嶺

          百折上危巔,嚴關勢凜然。

          一夫能守險,半壁足雄邊。

          屹立熊長踞,墉飛馬不前。

          澄清天宇闊,極目靖氛煙。

          明末清初詩人屈大均一生跋涉山川,聯絡志士,冀求復明。曾參加吳三桂反清部隊,監軍桂林,不久又察知吳三桂有野心而無謀,事必無成,因而辭去??滴醵?1683年),鄭成功的孫子鄭克爽降清,屈大均大失所望,即由南京攜家歸番禺,終不復出。其詩多有愛國憂國之心,對廣大人民的禍難疾苦深表同情。其經衡永驛道著有《自排山經熊羆嶺至祁陽作》一詩,可見一斑。

          百里藤蘿路,陰森萬木中。

          山寒多宿雨,葉盡少悲風。

          嶺嶠千盤入,湖湘一線通。

          楚南香草地,處處見蘭叢。

          清歐陽晼筆下的熊羆嶺又是另一番景象:

          過熊羆嶺

          不因飛步上南屏,誰信熊羆天半青。

          鳥道直凌煙外路,羊腸小憩樹邊亭。

          云山極目通千里,石棧何年鑿五丁。

          我欲雞鳴觀日出,試從絕頂望東溟。

          康熙十九年《祁陽縣志》卷十載有黃而輝《熊羆嶺道中》一詩,如實記述了熊羆嶺上虎猿出沒的情景。其情與民國版《祁陽縣志》所載基本相符:“隆武元年(1645),熊羆嶺有虎數百互斗,其一最巨,色赤如火,咆哮裂山石?!?/p>

          游燕竟六載,到楚復如何?

          世路逢霜雪,鄉心系薜蘿。

          山藏群虎嘯,樹接一猿過。

          登□層巒上,悠然發浩歌。

          清代著名詩人錢載乾隆二十四年(1759)六月,奉命典試粵西,七月十五日過永州祁陽,途中作《夜半乘月發排山驛至大營市》(五首)、《度熊羆嶺》《七月十五夜祁陽對月》等詩。顧列星評《度熊羆嶺》云:“似老杜秦州詩”。

          度熊羆嶺

          連山不可截,造坂螺旋高。

          山趾深屏摺,山腰細棧牢。

          下斯墜坑塹,上乃攀猿猱。

          當關詎徒險,踰隘應已鏖。

          登嶺莽回顧,峰沓駛秋濤。

          迎官跽甲卒,槍擁亦帶刀。

          太平郵置安,蔭樹休爾曹。

          過嶺若眢井,路轉一曲绹。

          漏林日翳翳,起壑風颾颾。

          平視山四圍,憬然虎豹韜。

          清代詩人陳毓秀稱熊罷嶺為熊飛嶺,與當地方言口語倒是一致。

          度熊飛嶺

          涼秋朔風夜怒號,嶺嶠叢沓今尤高。

          側盤云磴螺旋殼,仰掠天宇鷹離絳。

          巖頭巧障赤日景,澗底亂吼青松濤。

          由來衡永山水窟,此境自喜生平遭。

          來源:?????????????????????????????????????????????祁東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徐文成

          編輯:胡春雷

          本文鏈接:http://www.dlvenzdesign.com/content/2022/10/18/11952931.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祁東新聞網首頁
          少妇婬荡片
            <pre id="51d1z"></pre>

            <address id="51d1z"><strike id="51d1z"><span id="51d1z"></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51d1z"></track>

                <noframes id="51d1z">
                <pre id="51d1z"></pre>
                <pre id="51d1z"><strike id="51d1z"></strike></pre>
                <track id="51d1z"></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