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1d1z"></pre>

    <address id="51d1z"><strike id="51d1z"><span id="51d1z"></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51d1z"></track>

        <noframes id="51d1z">
        <pre id="51d1z"></pre>
        <pre id="51d1z"><strike id="51d1z"></strike></pre>
        <track id="51d1z"></track>

          當前位置:

          長篇紀實文學《楚弦絕》連載之八 五爪獸荼毒楊家巷

          來源: 祁東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羅少亞 編輯:劉寶婷 2022-06-27 17:45:45
          —分享—

          八、五爪獸荼毒楊家巷

          一個冬日清晨,陳司令在長沙讀書的兒子陳天宛搭乘巨無霸回來了。他在犁頭嘴離船登岸就隱隱約約聽到悠揚的歌聲。年輕人出奇好勝,尋聲找去,曉霧中似乎現出一瑤池仙女在駕霧沐浴歌唱。他吩咐隨人提箱先回家,自己要訪仙女。只見仙女面目清艷,溫潤如玉,手掌綿軟,指嫩如筍,鶯聲嚦嚦,動情勾魂。

          玉芙蓉在圓場操練之中,偶然發現白衣少年近處觀看,頓時停步縮身退到坐在遠處石頭上監護的父親身邊,還不時羞怯地回頭張望。父親怒目少年,見他西裝革履戴有檐帽,眉目清秀,忘情發呆,知是紈绔子弟,不便得罪,便帶女兒快快離開。

          陳天宛尷尬惘然,只得失意地往家走。走著走著,竟然看見父女倆進了他陳公館的大門!回家打聽,原來是二娘的干女兒玉芙蓉,一個女童伶。從此陳天宛天天挖空心思尋找玉芙蓉,只是二娘把得緊,很少有見面和講話的機會。偶爾見玉芙蓉一眼,天宛簡直覺得觀音再世,長沙那大地方也沒看到過這樣光彩照人攝人魂魄的絕佳美人兒。

          寒假中的春節元宵,陳公館高朋滿座貴客盈門,陳司令不時叫省城回來的兒子隨同陪客,天宛卻總是打不起精神。他最來神的是遠遠地悄悄地偷看玉芙蓉吊嗓練功。有一次在外練功,不知為什么,玉芙蓉被她父親罵哭了,哭得好傷心。天宛見她梨花帶雨的嬌模樣,心血潮涌,掏出一方絲花手帕遞過去。玉芙蓉抬頭一看,呼地將手帕拋入滾滾沅水之中。小小年紀持重如金,懔乎難犯,毫不用情于陌路之人,愈使天宛要把她據為己有。他先向娘求情。娘見他總是吃不香睡不實,十分心疼。得知他為玉芙蓉顛倒,就輕言細語地安慰開導他:“仔也,你年紀還小,堂堂司令家的少爺,又在大地方讀洋書,將來什么樣的好老婆討不到?千萬不能討個下九流戲子。那些騷貨騷得出水來……”仔少爺聽到“不能”還加個“千萬”,簡直怒火千丈,毫不客氣地反駁娘:“堂堂司令的小老婆不就是個唱戲的?你鄉里婆懂什么呀!你不幫我,我找爺去!”噎得為娘的好多天出不來氣。

          陳司令對唐本富玉芙蓉父女頗有好感,他一個山大王計較什么戲子不戲子!有這些女戲子常年陪侍,司令當得多愜意,于是給兒子出主意:“你想摘芙蓉花,只有二娘能幫你?!?/p>

          天宛興高采烈地去二房。還未啟口,四季紅就問他:“大公子,這個年怎么把你過瘦了?是不是在想什么人?”天宛吱唔不語。

          “是不是求二娘幫忙來了?”天宛點頭。

          “你說吧,只要二娘幫得到的決不含糊,不會像有的人那樣總是嫌別人眼斜鼻子歪?!碧焱鹇牫鍪轻槍λ锏?,無論二娘怎么奚落,都不接話反駁。

          四季紅翹著指頭撣了撣煙灰,頗有點陰陽怪氣地問:“你是看上我的干女兒了罷?”

          天宛臉上飛紅直點頭:“不曉得怎么回事,做夢總跟她在一起?!?/p>

          “打手銃了罷?”四季紅似乎有意挑逗,“你爺的好仔吔,你看上她哪一點?”

          “花面丫頭十三四。長得漂亮,又會唱戲?!?/p>

          “是這樣,二娘嘛勸你死了這條心?!彼募炯t乜斜著眼說,“你是正經女人養的,司令的大公子,陳府掌門人,討個下九流女人,名聲不好吧!再說,你娘那里就通不過?!?/p>

          天宛急了,憤憤地說:“我娘曉得什么?山里婆娘只曉得圍著灶臺轉,不像二娘見過大世面,有見識,有能力,會辦事?!?/p>

          總算報了一箭之仇,四季紅會心地微笑:“真是你娘的好仔呀!”

          正因為心底里慪著氣,她有意無意地要促成這樁親事:“我嫁到你家來,你爺就不準我上臺唱戲。你把玉芙蓉討過來,還準她唱戲嗎?”

          天宛不假思索地回答:“這有什么關系!她唱她的戲,我讀我的書。說不定我還帶她到長沙去讀書去左公祠火宮殿唱戲咧!”

          四季紅感覺天宛這孩子雖然孟浪可也單純,是個多情種。如果二娘再加上親娘這一層,護身符就更加???。她拿定了主意。

          四季紅對唐本富老婆提及天宛,陳氏簡直比數銀花邊和觸摸褲腰上那硬家伙還感覺美:我二俫仔的八字好得門板也擋不住,一而再再而三遇見貴人。好事太多,她又不很踏實:“二太太,我們唐家才有幾個錢,哪里對得起你家陳司令?再說,二俫仔才進十三……”

          四季紅一聽有門,便單刀直入:“親家母,玉芙蓉是你的女也是我的女,我能拿干女兒終身大事好耍嗎?我也是個唱戲的,只要說話辦事站在理上,他陳司令還得聽我的咧!陳天宛比他爺娘強得多,人好,知書達理。十三歲不算小,戲文里不是講‘十三為君婦’嘛。我們廣西十三歲生仔有的是咧!玉芙蓉嫁過去,我們母女倆有了照應,誰也莫想輕易欺侮我們!說我是戲子,戲子怎么了?又不是我硬要嫁他山大王,是他千方百計要娶我!不然,我也不會被人罵做母老虎野豬婆咧!”

          陳氏雖然聽不大懂,但覺句句在理,只是婦道人家自己做不得主:“二太太,女兒終身大事得由她爺做主,你再同她爺講講為好?!?/p>

          四季紅向唐本富提及,唐卻支支吾吾。他責怪老婆看大了眼睛吃大了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當初不讓女兒吃戲飯不就是擔心這些嗎?

          轉眼寒假將完,天宛求婚未得允準,不得不再催父親干預。陳司令以為姓唐的不識相,便罵罵咧咧地對管家說:“請個媒人把天宛的庚帖送過去,看他唐本富答應不答應!不識相,叫人把戲班行箱給我搬回來,看他祁陽戲子還有什么鳥本事!”

          四季紅把這話傳給陳氏:“你們呢,牽著不行騎著倒走。山大王真搬行箱,我是擋不住的!”

          “唐本富,你變死也是一條狗婆蛇!”陳氏急得團團轉,直罵,“不是二太太和陳司令扶持,我們豈有今天?做人要講良心!有人想抱大腿還抱不到,你倒好,有了幾個錢幾間屋,就摸不著后頸彎了!何況他陳姓還是我外家咧!”

          “你倒會攀親!真是婦道人家見識短?!碧票靖粴鈶嵉卣f,“常言說有好大個腳穿好大的鞋,你想用女兒做抵押?他陳家看得起,我們識抬舉,也得守本分才是。我們玉芙蓉是狀元旦的徒弟,有身價,不能讓人看輕了!”他回四季紅:“二太太,常言捆綁不成夫妻,此事還得二俫仔自己愿意。請回司令和少爺:少爺快要去省城讀書了,等熱天放假回來,再換庚帖吧?!?/p>

          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唐本富的緩兵之計雖然奏效,但許了的事是賴不掉的,如何經得住陳大少爺的死纏硬撞。他心里何嘗不想巴結權勢!轉眼間放了暑假,天宛回來了,他不得不把十四歲的女兒送進陳公館。

          玉芙蓉過門的那暑假,天宛陪著美人,簡直像兔子見了青草似的歡愉,像小狗一樣不停嬉戲打鬧,蜜月如魚似水,恩愛海誓山盟。玉芙蓉“少爺少爺”地叫,天宛說“少爺”二字永遠不許再開口。家有嬌妻,始覺讀書無味,遲遲不想離家上學,父親吹胡子瞪眼睛才把他趕上船。

          后來的事實卻出乎四季紅的意料。陳天宛其實是個眼界未開處事孟浪的登徒子,一遇冶容便當傾國。半年后的寒假,他帶回來一個女同學,是溆浦黃茅園舒大財主的千金,土里土氣又洋里洋氣還瘋里瘋氣,自稱兩年前就已與陳天宛同房訂了婚。四季紅這才深悔自己看走了眼,而她的干女兒肚子已經現形,氣得不知如何是好。當時唐本富一家正在外埠唱戲,得知消息,一家人大眼瞪小眼,玉芙蓉哭成了淚人兒,陳氏理所當然成了眾矢之的。

          榆樹灣一個瘋瘋癲癲的叫花子追著四季紅唱山歌。四季紅見他那邋邋遢遢的樣子,心里直作嘔,叫唐本富著人趕走他。那叫花子轉一圈又回來,還是唱那幾句。仔細聽來,她確乎聽懂了,覺得很有意思。去掉那些莫名其妙的襯詞,大意是:“共水踞猛虎,草止五爪獸?;⑧⑷酥?,獸噬人之腸?;F食完存殘血,猶飽豺狗與餓鱉。楊橋童童影,豺鱉踽踽行。伶倌坐堂如兒戲,獸毀其宅鱉居席……”四季紅客客氣氣打發叫花子,將唱詞傳給陳翰章。陳看了呵呵一笑:“又是那些舞文弄墨的書呆子變著法子罵我殺人如麻。二妹子,連你那戲班也罵進去了咧。苗蠻泥腿子造反,不殺行嗎?有本事你到我陳公館來唱呀!”陳司令照常殺人越貨抽大煙,照??此膽蚋闼呐?。

          又過了幾個月,四季紅捎信回來報告兩件事:一是端午節那天玉芙蓉為他添了個孫子,二是司令的屬下大都請了玉芙蓉班,惟獨駐芷江的三團李團長沒動靜。陳司令臉陰一陣晴一陣。晴的是得了長孫,陰的是對那個姑舅表弟戒心不夠。部隊改稱湘軍時給他一個團的編制,他卻偷偷摸摸地弄了兩個團的人。團不團旅不旅的,給養不夠到處打撈,地方鄉紳怨聲載道。各方面傳話施壓,要湘西王管管這個人稱五爪獸的家伙。陳司令于是在洪江召開了全區保安會議,略顯殺氣威光臭罵五爪獸一頓,意在敲山鎮虎,提醒他不要忘乎所以,礙于親戚情面,并沒處置他的意思。誰知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五爪獸自知陰謀敗露而如坐針氈,卻當著司令和眾同僚的面談忠說義慷慨激昂一番?;氐杰平戕锶坌湎蛐母箓円Ф陲L:殺人一刀,騎馬一跑,圖個痛快。他自以為早已與云集洪江的某些富商大賈有緊密聯系,這些人與軍政各方在洪江的沉浮,往往左右黔省和湘西政局的變遷。他決意仿效戲文中呂奉先故事,來個一不做二不休,刻意買通陳司令的副官,謀劃了一個周密的弒主計劃。

          玉芙蓉班回洪江來了,它的戲陳司令是每場必看的。過了滿月,玉芙蓉出落得更加風流。洪江的文人學士們形容她:秋水為神玉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四季紅又從黔東什么地方請來一個叫萬年青的小生與玉芙蓉配戲,簡直把這個土匪司令弄得神魂顛倒。每天傍晚四季紅陪同他坐四抬大轎,從陳公館經楊家巷去湘鄉會館看戲。這一天興致特高,到后臺給玉芙蓉和萬年青道辛苦,并吩咐唐本富隨同他一起回公館取兩件賞賜物品。

          陳司令在芙蓉樓雅座里翹起二郎腿享用茶點,時不時與四季紅臉貼臉哼戲曲,或隔窗欣賞奔騰的江景。船燈在巫水中搖曳出種種美麗圖案,天柱峰下蘿卜灣蔽江排筏上的火光成團成片直伸天際。朦朧月色下的吊腳樓上時而傳出嬉笑怒罵聲,會館和大宅里或笙歌悠揚或陣陣喧鬧,老鴉坡野獸嚎叫山鳥凄鳴。他很覺愜意,治下的山鎮與沅水日夜奔忙,永不停歇。依仗這舉足輕重的洪江,即使進不了長沙主宰湘政,也可跨湘黔兩省發號施令耀武揚威。

          交子時許,他和四季紅的轎子以及唐本富和八名衛兵浩浩蕩蕩經過楊家巷時,天空中驟然升起一顆紅色信號彈,好多挺沖鋒槍爆豆子似的從各個方位交相掃射兩乘大轎。頃刻間,轎夫與隨人統統倒在血泊中。炒豆似的槍聲持續了一刻鐘。待至又一顆綠色信號彈飛起,暗殺行動組成員迅速奔向犁頭嘴,上了渡船組等候在那里的快船,拔篙起纜飛渡沅水,在川崖上岸與接應組會合,快馬加鞭闖關越境,返回芷江復命?;钭龅酶筛蓛魞?,真不愧行伍中人。

          唐家母女聞訊趕來,在火把燭光之下看到親人慘死在血泊中,周身上下竟有幾十個洞洞。陳氏不由得悔恨曾咒罵丈夫“紅炮子穿心”,兩手打鼓似的捶胸撓發,沒來得及哭幾聲便昏死在血流中。玉芙蓉失去父親和親娘兩尊保護神,撫尸喊叫:“親娘呀,你老人家好冤枉,女兒冇當好護身符!爺,你老人家醒來呀,女兒還要跟你唱戲!”

          第二天蘇醒過來,陳氏發現褲腰上八兩黃金全沒了!轉眼間人財兩空,痛不欲生一病不起。玉芙蓉呆呆地守在床邊。

          陳翰章樹倒猢猻散,妻兒子侄至友親信紛紛搶奪金銀細軟動用家具,甚至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為了爭奪不知存放何處的三百五十根金條,一直廝殺到陳的老巢榆樹灣那禿山頭上一座堡壘似的石頭山寨里。邋遢人唱的虎獸豺鱉一一應驗。

          戲友鄉黨為唐本富打理后事,不斷聽到兇訊。陳氏母女一日數驚,不知如何是好,只知痛哭流涕緊閉大門。洪江街市像打過一堂清教似的不見幾個人影,即便不得已出行的人,路過陳公館或本富堂也繞道遠遠躲過,惟恐再成為兵匪窩里斗的屈死鬼。獨有茶館老鄉親危八爹眼前忽閃著胡琴客、茶館、會館、戲班一幕幕歡樂而悲壯的場景,嘆惜亂世人如飄蓬,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等等,覺得應該去看看可憐的未亡人。陳氏戰戰兢兢開啟緊閉的鋪門,但見須發皆白的硬朗老人穩步邁入。

          “你家卷入了兵匪狗咬狗。五爪獸如此跋扈,湘西二王和貴州軍方會來干預。惡人都有造禍之才,洪江從此不會安寧。本富一走,你們孤兒寡母定難在此立足。常言世上最好吃的是虧字,惹不起躲得起。我看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賣了鋪子回祁陽老家去投奔大舞臺楊善人,或許能免災避禍尋條生路?!狈怯H非故僅因喜歡蛋仔仔唱戲的善良老人開導形容枯槁的娘女。

          “婦人家見識短。你老人家講的大舞臺比玉芙蓉班還好?楊善人靠得???”陳氏怯怯地問。

          母女倆惶惶如驚弓之鳥,抱頭痛哭跪別八爹,披孝負包,行船坐轎,爬山涉水,越卡過關,千里輾轉勞頓,總算回到不知何處是家的家鄉。

          微信圖片_20221122153554.png

          微信圖片_20221122154111.png

          《楚弦絕》讀后感輯錄

          滿江紅﹒讀《楚弦絕》《北上南歸》有感

          北上南歸,楚弦絕,精工筆墨。觀古今,人依勤奮,建功立業??嘀A章譚談頌,創新影片金獎獲,更驚動學友龍永圖,題首頁。 天行健,君行德。居其位,思其業。養浩然正氣,晉升人格。處世恭謙知禮讓,做人正直求團結。展宏圖奮力向前推,心頭熱。(臨湘市吳獬文化研究會、岳麓書院山長吳獬后裔 吳惟黔)

          祁陽市退休干部 文新民讀《楚弦絕》感言

          近日讀《楚弦絕》,很是震憾,很是感動。關于祁劇和古城祁陽的資料和傳說很多,現在的人在這里做文章的也不少,看得人眼花繚亂,卻沒有留下多少系統的有價值的東西。您這部《楚弦絕》,據我看,當屬于王冠上的明珠,放射著璀璨的光彩。但祁陽人知道這本書的人,特別是看過這部書的人應該是非常的有限。您的這部大作發行后,一般流行在省、市級高層,很少傳到本縣的民眾中,或有所得,也是一些并不關心這方面文化的人。如果本縣人看到的多,當對祁劇和祁陽有更深刻的認識和驕傲。

          是書發行后,反響強烈,有人說北有《秦腔》,南有《楚弦絕》,我認為并非夸張?!肚厍弧窂囊粋€村子入手,觸須旁及,蔚為大觀,《楚弦絕》則從祁陽、零陵、桂林、贛州等大處著眼,將比較有影響的祁劇演員編成生動的故事,巧妙地將湘南風土民情和傳說掌故嵌入其中,令人拍案叫絕,從而使真實存在過的人物更顯真實,特別是家鄉人讀及后,倍感親切。從而,晚清以來到民國末年有關祁劇的發展和祁陽的面貌便系統而生動起來。

          “楚弦絕”后留宏聲——寫在《楚弦絕》重印之際

          羅少亞先生的長篇祁劇小說《楚弦絕》,早聞其名,無緣拜讀。此次與作者共同策劃重印,才算一睹其真容:這確實是一部煌煌巨制,不僅篇幅浩繁,洋洋800千字;更因其宏大的敘事手法,壯闊的生活背景,縱深的歷史畫卷;尤其是眾多祁劇藝人及社會各色人等的人物群像,讀來讓人應接不暇、驚喜連連!

          作者從小就浸潤在祁劇的氛圍,有著濃郁的祁劇情懷,加以中年后身處管文化的崗位,可以廣泛積累第一手素材……總之,作者積六十年祁劇功底,滿懷對祁劇藝人的深深敬意,再經過“十年搜集研讀,十年構思寫作”,終于成就了一部百科全書式的祁劇傳奇小說。就祁劇界而言,這部小說不僅“空前”,或將“絕后”——祁劇再難有昔日的輝煌,作者再難有這樣的功底與情懷。因此,《楚弦絕》或將成為千古絕唱!

          郭沫若說“祁劇是全國名列第二的優秀劇”;梅蘭芳說“祁劇子弟滿天下”。有了這一部《楚弦絕》,足可證明他們所言不虛。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全國名列第二”的輝煌難再有,“子弟滿天下”的盛況難再現。祁劇雖然已經是國家級非遺項目,昔日的“楚弦”仍將持續演奏,但也只能是“小弦切切如私語”,在小范圍、小規模的演唱中如游絲般在現代藝術的縫隙中婉轉伸延。對祁劇愛好者而言,若想再見祁劇那宏大場面、宏偉聲音,恐怕只有到《楚弦絕》中去感受回味了。應當衷心地感謝作者,因為有了《楚弦絕》,祁劇那昔日的輝煌將永存,后人的“回味”也將永繼——永遠的《楚弦絕》!誠如是,作者一生的情懷、半生的精力,也就凝聚成了永久的價值和魅力?。?span style="text-indent: 2em;">湖南科技學院教授、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 陳仲庚)

          來源: 祁東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羅少亞

          編輯:劉寶婷

          本文鏈接:http://www.dlvenzdesign.com/content/2022/06/27/11435451.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祁東新聞網首頁
          少妇婬荡片
            <pre id="51d1z"></pre>

            <address id="51d1z"><strike id="51d1z"><span id="51d1z"></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51d1z"></track>

                <noframes id="51d1z">
                <pre id="51d1z"></pre>
                <pre id="51d1z"><strike id="51d1z"></strike></pre>
                <track id="51d1z"></track>